首页 分类 武侠仙侠 贫道略通拳脚

贫道略通拳脚全部章节 第九百四十九章:陈年旧怨!许文洲!天命在我!

贫道略通拳脚 九月当归 14419 2023-12-01 16:52

  书生一个踉跄承受巨大痛苦,

  沉声喝道:“万法不侵!”

  话音落下,一道白茫茫的光芒笼罩,

  不管多么可怕的攻势都被挡了下来,

  书生掌握的神通很是玄妙,言出法随,

  只是手中的竹简轰然破碎,书生身上的皮肤也出现龟裂,

  这并非是李言初给他造成的伤,而是他言出法随造成的伤势,万法不侵委实有些太过可怕,

  不过也因此,他得以缓了一口气,旋即又沉声喝道:“传送!”

  话音落下,整个人消失不见,彻底消失在三人面前。

  黄裳男子沉声道:“这儒家弟子,真是难缠。”

  他的话音落下,却并没有人回复他。

  李言初催动八卦镜,并没有寻到那书生气息,

  翠花冷冷的凝视着黄裳男子,

  黄裳男子一愣,脸上露出柔和的笑容。

  李言初冷冷道:“你是谁?”

  他手握斩蛟刀,今天几次催动斩蛟刀之后,竟然意外的建立了更多联系,

  此刀本来就是他随身之宝,比寻常宝物更容易驾驭,

  神秘的律动自李言初身边爆发,刀气极为凌厉。

  黄裳男子道:“道友我可是来帮忙的,我叫李隆,来自海外的炼气士。”

  李言初挑眉:“先前我杀了一个年轻人,说他叫许子榕,实际上是青丘狐仙故意接近我。”

  八卦镜悬浮在他的身边,黄澄澄的古镜周围笼罩着乾坤八卦的图形,蓄势待发,

  斩蛟发出一声清脆的龙吟声,仿佛下一刻就要斩着黄裳男子的人头,

  这两件百万功德级的法宝早就诞生了基本的灵性,可以自动护主杀敌,

  不过如今力量太强,它们难以掌握,不然早就在李言初身边温顺的呆着。

  黄裳男子嘴角一抽,说道:“别误会,我是她哥。”

  他指了一下翠花。

  翠花神色变冷:“呸!”

  一瞬间,身上的香火之气变得极为浓郁,仿佛一尊古老的香火神祇,

  嗡!

  李言初手指轻弹,斩蛟刀发出清脆的龙吟声,一道肉眼可见的神秘律动爆发,

  “我这口刀虽名为斩蛟,可是真龙也未必杀不得。”

  黄裳男子微笑道:“我真是她哥,方才她施展神通我便认了出来,体内有天龙血脉。”

  李言初神色冷:“既然认出为何不相认?”

  黄裳男子道:“先前我感觉到有人在暗中窥测,图谋不轨,因此便没有现身,而是在暗中追查。”

  李言初挑眉:“你说的是先前的书生?”

  黄裳男子微微颔首:“没错,青丘狐仙施展蛊惑之术,影响了她的心神,我本想出手,不过还是被你抢先一步。”

  李言初冷冷的凝视着这黄裳男子,

  黄裳男子微笑道:“方才我所言句句属实,小妹她若知道自己身世,应该知道自己姓李。”

  李言初微微转头看向翠花,他听翠花提起过,她的确是姓李,

  翠花猛的抬起下巴,冷哼道:“本座乃是山神,并没有什么姓氏,也与什么真龙没有关系。”

  黄裳男子笑道:“我们的父亲是海外火龙岛上的唯一真龙,也是一名炼气士,曾经来到大乾游历,伱身上的血脉绝不会出错,而且你的血脉极为精纯。”

  翠花冷冷道:“你看错了。”

  黄裳男子微笑道:“小妹不要生气,父亲游历人间,便是这副性子,如今你血脉如此强横,可随我回到海外火龙岛,父亲定然会很喜欢你。”

  翠花傲娇道:“我说我不是什么真龙血脉,即便是,我也不稀罕!”

  李言初有些沉默,

  这是一个大型家庭伦理剧,抛妻弃子的真龙,气质尊贵的哥哥,养在乡下的妹妹。

  “没想到翠花还真的有身份。”

  李言初心道,

  在这件事情上,他并不能发表太多的言论,要尊重翠花的意思。

  黄裳男子谆谆劝道:“小妹,你的血脉如此之强,一旦回到火龙岛,传授你天龙传承,或许成就超过父亲也未可知,你不该放过这个机会。”

  翠花冷哼一声:“我不稀罕,还有,我不是你小妹,再胡言乱语,休怪本座无情。”

  黄裳男子看向李言初,李言初不置可否,

  黄裳男子方才出手相助,身上并无血煞之气,

  这点他用清心玉佩加持天眼看过,

  而且刚才那种纯正的天龙气息,与翠花施展神通之时一模一样,

  很难不相信这两人没有血脉联系,

  最关键的是翠花那种血脉感应,绝对做不了假,

  只是让李言初没有想到的是,这黄裳男子并非翠花的父亲,而是翠花的哥哥。

  黄裳男子见劝导无果,微微思忖片刻,便从怀中取出一枚玉简,

  “这里面记载着火龙岛的路线图,改日若你改变心思,可前往火龙岛寻我。”

  翠花冷哼一声,偏过头去。

  黄裳男子求助似的看向李言初,

  李言初淡淡道:“这事儿你别老看我,还有,萍水相逢我不信你。”

  黄裳男子:“…………”

  他停顿片刻,随后笑着说道:“小妹既不愿前往,待我将此事禀明父亲,再做定夺。”

  说着,他便将这玉简收了起来。

  翠花收了神通,化作一只小猫大小,飞至李言初怀中,

  “这人来路不明,不要理他。”

  李言初点点头“好。”

  黄裳男子本想与二人交谈,此时神情略显尴尬,站在原地笑了笑,目送二人离开。

  “此地为仙器风火轮隔绝,传送也离不开,先去山中寻了那书生。”

  黄裳男子微微思忖片刻,整个人消失不见。

  李言初与翠花离开之后,他轻声询问道:“这件事你怎么想的?”

  翠花从李言初怀中挣脱,来到地上,慢悠悠的走着,片刻后叹了口气:

  “我也不知道,原本对这件事还还有些向往,可现在想想,似乎也就是那么回事。”

  李言初道:“你不想去海外火龙岛看一下?”

  翠花脚步停了一下,叹了口气:“我从出生就没有见过这个什么便宜父亲,他也未曾来寻我,不去!”

  李言初忽然道:“火龙岛上应该没有糖葫芦吃,也没什么意思。”

  翠花一愣,随即笑了起来:“对呀,不去不去!”

  一人一猫相视一笑。

  李言初提议道:“你既然不喜那黄裳男子,不如先去壶天之中,与金乌作伴。”

  翠花想了一下,道:“这样也好,眼不见心不烦。”

  李言初打开壶天入口,翠花轻轻一跃飞入其中,

  壶天可收容活物,与乾坤袋截然不同,其中更有仙株灵药,仙气运腾,光景十分殊胜,

  小金乌见翠花飞了进来,扑闪着翅膀飞了过来,眼神虽然有些清澈无神,可是从动作上却能感受到喜色。

  李言初关闭壶天空间,身形轻轻一晃,

  化作一个平平无奇的青年,身上的衣衫也从道袍变作黑衣,没有任何的装饰,存在感极低,

  将斩蛟刀与八卦镜也收了起来,腰间悬佩一口古剑,莫邪宝剑,

  同时又祭起七十万级别道尘珠为自己祈福,

  道尘珠闪烁神光悬浮在李言初身边,飞舞环绕,

  “保佑我斩杀那书生,不要让他逃离离山!”

  李言初默默道。

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  一道身影浮现在离山深处一处断崖之上,

  中间上有一道铁链,对面山上有一座腐朽的阁楼,看起来摇摇欲坠,随时都有可能破灭,

  身影显化凝聚,变成一个书生模样,

  春秋林老祖揉了揉后腰,又伸手探向胯下,

  “什么人养什么猫,下手竟然如此恶毒!”

  他体内有几道可怕的刀伤,竟然也无法愈合,

  想起先前那黄裳男子,不由得大怒,

  “该死!”

  “本来一切都算的好好的,凭空杀出的贼子,坏我好事。”

  春秋林老祖神色冷峻,手中的竹简已经彻底破碎,

  他轻轻抚摸着刻刀,下一刻,将刻刀祭起,化作一道流光,飞入他的体内对抗那些可怕的刀气,

  “若不是春秋林中高手尽数陨落,我提前出世,这年轻道人如何是我对手!”

  一念至此,他便对于那些魔道中人的恨意愈加强烈!

  “这些人不知从何处听来春秋林要一统乾国魔道,深信不疑,竟然要灭我传承,实在是可恶。”

  书生越想越气,猛的一掌拍出,可怕的力量震荡而出,

  轰!

  对面山崖上那座阁楼也随之破灭

  那阁楼虽然破灭,可是阁楼之中却供奉着一杆神枪,枪尖之上有神火流露而出,光华流转,气象万千!

  春秋林老祖先是一愣,随即眼中涌现狂喜:“火尖枪!”

  他万万没有想到,人生多事之秋,气运大大折损,行事诸多不利,

  竟然在这离山深处寻到了火尖枪的踪迹,

  “待我取得这火尖枪,先寻出陷害我春秋林的黑手,

  然后再找出是谁将春秋林几个大儒斩杀,

  恢复境界之后,再去寻找年轻道人的晦气,

  这些仇要一点点的报,一个人也不能放过!”

  春秋林老祖定定心神,轻轻一跃来到对面,

  对面山崖上的阁楼已经轰然破碎,只剩下一些腐朽的地基,

  火尖枪供奉在其中,闪烁着玄妙的神光,

  他探手向火尖枪上抓去,这仙器之上却猛然爆发出一阵可怕的威能,将他震退!

  这仙器还未被彻底唤醒,没有像风火轮一样笼罩整座离山,

  此时的威能虽然可怕,可是他却眼前一亮,

  蓦然!

  一道身影轻飘飘飞来,拦在书生身前,

  是一个衣衫落拓的中年书生,看起来像个穷教书先生,

  只是一身浩然正气,极为磅礴,

  他来到春秋林老祖身前,

  春秋林老祖挑眉:“大胆,你知本座是何人,竟然敢出手与我夺宝!”

  他声如洪钟,蕴含着仿佛天人一般的可怕威势,

  中年书生颤颤巍巍,看起来有些害怕,他定了定神,深吸了一口气,才沉声道:“师兄,师傅曾经说过,如果有机会遇到你,一定要对你说一句话。”

  师兄……春秋林老祖此时是年轻书生模样,看着对面这落拓的中年书生,不禁皱眉,

  “谁是你师兄?”

  他的师兄弟被他杀了好几个,早就陨落的差不多了,而且连他的师尊儒圣也早就陨落,哪儿来这么一个攀关系的师弟?

  而且,看起来还如此不济。

  中年书生定了定神,他正是先前李言初遇到的那个说书先生,在勾栏之中说书,很是起劲,

  后来在北封郡府城之中也出手对抗过幽冥山的高手,李言初斩杀幽冥山高手之后,他却不告而别,

  身份成谜。

  中年书生显然有些畏惧对方身上的气势,强撑着说道:“师兄,你不认得我也对,我转生过一次,我是许文洲。”

  春秋陵老祖皱眉,忽然失声道:“许文洲?”

  “你怎么转世了?”

  许文洲拱了拱手,轻轻行礼:“不光是我,三师姐的转世我也见过,也要寻你。”

  许文洲是春秋林老祖的小师弟,并非死在他的手里,

  可是老三却是被他杀的。

  春秋林老祖不怒反笑,淡淡的道:“转世就转世,当初你们就未到陆地仙层次,转世归来,我又有何惧之?”

  中年书生许文洲说道:“没错,师兄,你的天资的确是惊才绝艳,只不过师傅的确有句话让我说给你。”

  春秋林老祖笑道:“尽管说,无妨,当初咱俩之间本来也没有什么仇怨。”

  主要是当初这小师弟不过是七品修为,没被他放在眼中,

  春秋林老祖心道:“等他说完再斩杀他也不迟,不对,如今春秋林被灭,或许可以将他收入麾下。”

  许文洲眼中依旧有些畏惧一般,给自己壮壮胆子,咬牙大声说道:“汝彼母之寻亡乎!”

  春秋林老祖:“………………”

  寂静!

  死一般的寂静!

  春秋林老祖脸色骤然变冷:“就让你说这句话?”

  眼中杀机浮现!

  中年书生许文洲点了点头:“没错。”

  春秋林老祖叹了口气:“要不你还是跟我吧,他这是想让你死!”

  许文洲摇了摇头:“师傅说你大逆不道,让我说完这句话之后就削你的陆地仙境界。”

  春秋林老祖哑然失笑:“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?”

  许文洲眼神极为认真:“知道。”

  话音落下,他冷冷一喝,

  “敕令!”

  “永不为仙!”

  一股强横至极的古老气息从他身上浮现了出来,

  这气息并非是三境中期的许文洲可以拥有,

  极为可怕!

  昭昭虚空之中,有一种宏大的力量降临,

  春秋林老祖只觉得身上的力量快速流失,仿佛给自己加入了极大的因果,

  他心神大惊,心中只觉得空落落的,仿佛有什么东西永久的失去了一样,

  只是无法准确的说出失去了什么,

  不仅如此,一股可怕的力量正在泯灭他的生机,他整个人迅速的苍老,

  这种苍老并未体现在他的外貌之中,可是他却感觉到寿命正在飞快的流逝,

  不仅如此,这些年他苦修的神道之力彻底消失,湮灭,空荡荡的……

  从未想到师尊竟然留下了如此的后手,并且让最不起眼的小师弟许文洲来施展,

  只是湮灭他生机的过程很快终止,虽然对他身体造成了无法逆的伤势,可是终究是停了下来,

  他的确曾经是陆地仙境界的高手,只是如今并未恢复实力,

  因此,这一道针对陆地仙的神通,反而让他多了一线生机。

  春秋林老祖大怒:“混账,我有有意留你一命,你竟替那老狗来害我!”

  只是话音落下,他倒吐出一口鲜血,整个人的气机再次衰败许多,

  身上的气息瞬间爆发,将许文洲逼退,

  许文洲轰的一声,撞在山壁之上,整个人痛苦不已!

  先前一瞬间,竟什么神通术法也用不出来,彻底被压制住!

  春秋林老祖怒极反笑:“没想到吧,我如今并未恢复陆地仙境,怎么样,他这一式神通,能奈我何!”

  他的话有些悲凉,本该妥妥恢复到陆地仙境界,可是却接连遭遇不可逆的破局,不知与什么人对上,导致春秋林道统被灭,提前出关,境界未复,

  方才又被人狠狠的打了一顿。

  许文洲揉揉肩膀,轻声道:“师兄,我的话说完了,本来准备受死……”

  春秋林老祖脸色冰冷,

  旋即许文洲又说道:“只是你现在似乎伤的很重,方才那一下并不是很疼。”

  说着,他小心翼翼的说道:”我想试着杀一杀你。”

  许文洲的脸色极为认真,不禁让春秋林老祖想起了当年求学之时,角落里那个资质平平的小师弟,当初的眼神也是如此认真,

  春秋林老祖大怒:“狂妄!当真以为本座杀不得你!”

  话音落下,他便一指点出,一道可怕的神通破空而出,仿佛凭空要点碎许文洲的胸口一般,

  许文洲闷哼一声,噗的一声,吐出一鲜血,只是他的脸上却再次浮现笑容:“真的不算疼。”

  话音落下,他手中无数道神符飞出,宛如一条长龙一般,重重的向春秋老祖轰了过去,

  这种杀伐神通在春秋林老祖看来,本是随手可破,只是如今他接连受到重创,实力又被削去陆地仙境,彻底难以恢复,

  一拳轰出,竟然不敌这道神通,整个人被打飞,狠狠的跌落深渊之中,

  至今也没有悟透师尊留下的那句后手到底是什么,为何会蕴含如此可怕的威能,

  他勉强稳住心神,紧紧的贴在山石之上,

  随即,身形一动,向山外逃走!

  许文洲踏出一步,并没有理会这仙器火尖枪,以他的修为也无法收取,

  他直接杀了上去,追杀这威名赫赫,纵横于天地之间的春秋林老祖!

  这两人离开之后,一个青衣男子的身形浮现了出来,脸上有掩饰不住的喜色,

  “难道天命在我?”

  他的双手之上浮现青光,探手向着仙器火尖枪抓了过去!

  先后两次夺得仙器,这已经是第三次,不得不让青衣男子感叹自己的气运之强,

  “这一次他妈的谁也别想从我手中夺走仙器!”

  青衣男子祭起一口金丹,玄妙诡异的光芒照在他身上,加上他手上的神通,一时竟然压制住了仙器火尖枪的光芒,

  双方僵持不下,青衣男子一时间并没有被震飞,

  片刻后,他感觉终于可以抵消这火尖枪溢散出来的威能之时,

  眼前忽然一花,火尖枪消失不见!

  青衣男子大惊失色,猛地抬头看去,发现是一个黑衣青年,

  长的平平无奇,没有任何的特点,身上也极为干净,一点装饰都没有,

  只是腰间悬配着一口古剑。

  这黑衣青年神情平静,冲着青衣男子微微一笑,火尖枪随即消失不见,

  随后,他直接化作一道剑光,向天边遁走。

  青衣男子:“………………”

  下一刻,整个离山之中响起一声惊天动地的怒吼,

  “去你妈的!”

  怒气勃发,可是却带着一种让人难以言喻的凄凉悲愤。

  (本章完)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